斯文变态。

黑暗魂魄中的心尖上一点点红。

625快乐啊。!
考试考试满天考试625就写不了文啦…对不起qwq。
考完就交高考作文!

关于《折腰》小料

抱歉占了tag!

收录如下:

《笑场》

《春风得意,须尽欢》

《人间不值得》

《各怀鬼胎》

《心之所傲》

《因情》

《岁月红线》(不公开)

有 @毛不易可爱的人们_ 太太画的挂件加购!

亏本卖所以最多就30本


↑封面。

字数大概1.2w↑。挂件和本子的话各自不会超过10r。

那啥。要的话评论评一下呗。

等考完试暑假那段就搞个先婚后爱ABO。
这两天把你丫下和盲狙的江苏卷搞完。

【巨胖】春风得意,须尽欢

#非典型两位富二代狗血故事
#没逻辑,欧欧西
#而且没头没尾

联动一下 《笑场》

00.

春风得意的脸很难看呀。*

01.

“听说了吗,新来的高三学生可是个富二代!”

“听说了听说了,这下可有好戏看了。”

两位女生拎着饮料神神秘秘把头凑在一起,其中一位余光瞥到了什么人突然噤声,连忙拉了拉说得正起劲的人,一溜烟跑了。

路过的钟易轩撇撇嘴,我又不是不知道你们背地里说什么。

02.

在新来的同学到之前钟易轩是这所学校唯一的一个富二代,准确的说是比其他富二代富上好几倍,所以也就成为唯一一个了。

一天天手插着口袋,摇摇晃晃逛校园也没人管他——可不是光因为他们家有钱,就这学习态度但实在招架不住脑子好使,上个九八五实在是小事一桩。

他开心了就给全班发个超市购物卡,不开心也不会找人出气。真是三好富二代。导致迷妹也乌央乌央一大片,粗摸估计有个百分之七十的女生和百分之三十的男生吧。凑活凑活勉强能算个百分百好感。

03.

其实怎么说新来的同学他还真认识,叫毛不易,毛不易的毛,毛不易的不,毛不易的易。怎么的你还想反驳?有说错吗。

毛不易是钟易轩父亲的公司的死对头公司的老总儿子,简而言之,他们就是对家。

由于毛不易和钟易轩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怎么瞒都不可能瞒住的,干脆一甩手不瞒了,到时候大不了就抬头低头吵呗。

反正在毛不易进学校前两天不合的消息就已经穿了十万八千里,实在不知道是哪个太闲的人空穴来风。

04.

钟易轩高三三班,毛不易高三五班。

毛不易到学校的那天被千万双眼睛盯着,搞得他浑身都不舒服。

到班级里坐了一天就有同班的不同班的不同年级的人来问候。开头还是摆好笑脸做出同学亲的样子到后来直接放弃伪装,开口就仨字,你干嘛。

继钟易轩和毛不易不合的传言之后又一大消息横空出息,毛不易超级凶,你说不好他就打你。

毛不易:???

05.

得吧,焦点新闻的两大当事人终于是见着面了。

没有争吵没有动手,场面还一度有一丝尴尬。

“你好,我叫毛不易。”

“你好,我是钟易轩。”

就两句话,没了。

吃瓜群众:嘁,真没意思。

06.

反正流言照样传,日子照样过。

两大富二代没什么傻/逼/的比富比衣比女友的狗血情节反而成为勾肩搭背的好兄弟。

啊太感动了我要为他们的兄弟情鼓掌了。

07.

生活就是不想让他们过细水长流的日子。

这犄角旮旯却又出人才的学校又来了个大人物——官二代的儿子。人蠢又没出息,纯靠钱塞进来的。

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敢在这么一个人才倍出的学校靠着一句我爸可是我们市市长趾高气扬的。

这副嘴脸可真丑陋。

08.

这时候钟易轩已经跟毛不易开始肩并肩手牵手地哥俩贼好了。

钟易轩偶尔听到自己班的女生跟她的闺蜜哭诉小官二代欺负她时觉得这个事不能不管了。于是他去找了他的对手,不是是兄弟的毛不易。

两人一拍即合决定给小官二代一个教训。

其实也没干什么,就是收买了他所有的小弟让他孤苦伶仃一个人无依无靠的。

09.

反正春风得意的脸真的很难看。

10.

毕业还是很顺利的,两人同时考上了一所财经大学。

毕竟是在富人家庭出身的孩子,从小接受的经商教育足够他们在学校里混一个好分数了。

那天钟易轩吵着要去看电影,生拉硬拽又加上软磨硬泡终于说服了毛不易,但他一踏进电影场他就后悔。

放眼望去,一片片儿的小情侣。

两个大老爷们一脸尴尬地坐在第七排最中间位置,电影院的强势C位。

11.

他们选了喜剧片,钟易轩全程嘻嘻哈哈完全忘了尴尬,笑到不能自拔的时候还去拍毛不易的大腿。

啪啪响。

这下更尴尬了。当事人还不知情,依旧一手捧着爆米花一手拍大腿。

毛不易心里满是问号,哪有这么好笑呀。

12.

“毛不易我看最近有个爱情片挺好看的咱们…”

“轩轩你没发现爱情片场已经坐不下来坐喜剧片场了吗。”

“哦。”

13.

最后他们还是去看了那部爱情片,依旧是七排最当中的位置,明晃晃的C位。

钟易轩还是拍着毛不易的大腿,不过轻轻的,有一下没一下。

噢,他们恋爱了。

是恶俗的狗尾巴戒指拉的红线。

刚进大学被恋爱气息团团围住的毛不易大概觉得自己该恋爱了。左思右想自己有没有恋爱标准脑子里竟浮出钟易轩的脸。

毛不易对于自己喜欢男生没有一点点的奇怪,反倒隔天就去买了个闪的不行的钻戒,俗气的不行的那种。

14.

毛不易把钟易轩约到学校小树林——旁的一条小溪边。等的时候实在无聊扯了一把狗尾巴草编了个刚学会的戒指。

钟易轩远远就看到毛不易手上的绿色,走进第一句话就是,我就知道你喜欢我刚巧我也喜欢你这个狗尾巴草挺有意义的我就收下了好了走吧。

没有标点,一气呵成。

钻石戒指:我呢???我委屈。

15.

两公司早就在他们高中结交的时候从敌对变为合作了,现在更是快跟马云的公司肩并肩了。

等他们两人接受各自的公司后第二天就爆出两家公司合并的消息。

这下真的是要向马云发起进攻了。

这阵微博热搜还没过去,两个当家人又宣布了婚期,热搜爆了,微博也瘫痪了。

当事人什么事没有安安稳稳坐在去荷兰的飞机头等舱上,你侬我侬地抱在一起。

16.

“飞机这根扶手真烦人。”

“那你坐到我怀里来?”

17.

蜜月度爽了,结婚证也领了也就该回来踏踏实实工作了。

老头子对于儿媳/儿婿非常的满意,公司蒸蒸日上,颇有赶超马云的趋势。

事业又成了,他们又开始考虑家庭了。

18.

“猫比——我们要不要养个女儿——”

孤儿院的幸运女孩小名是狗尾巴草,要不是两位爸爸有钱她就要打人了。

生活真是开心又舒坦。

19.

等国内普遍接受同性后他们补办乐一场婚礼。

不管我们认不认识你,想来的就来,提前报名就成。

真是财大气粗啊。

在后台趁着女儿和别人的孩子玩耍的时候偷偷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吻得钟易轩面红耳赤,小声嘟囔,真当还是新婚夫夫。

本来就是啊。毛不易又亲了上去。

20.

但是须尽欢的脸就还行,好看。*

Fin.

*两句均出自李诞微博。

我更文也好。
不更文也好。
那在于我。
我写的你喜欢也好。
不喜欢也好。
我也不管。
我写文为了自己开心。
你看不下去自己走别骂我算我求你。
也别催更我真的难受。
三次事忙完了才会管文。

话是难听了一点,但得说清楚。

多去划划火柴吧,里面含磷,使人快乐。

《笑场》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
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毛不易觉得生活就是跟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二十几岁前的那段时光真是活的黯淡无光,真到了要被生活磨去棱角的时候却又过的丰富多彩。

钟易轩前那么十几岁都过的无忧无虑,偶尔兴致高涨写写小曲儿生活别提多舒坦。后来遇上个生活得极丧的人硬生生把他掰到走上阳光大道的道路上来。

毛不易慢热,见到不熟悉的人总是尽量把自己缩到最角落,捞着个话筒一声不吭。那时候钟易轩就嘲笑他,连给自己增加知名度都不知道。

毛不易不搭话,反而把人儿往怀里一带亲了好几口才满足。

再后来中国同性婚姻合法,毛不易不顾一切阻挠拉着钟易轩去登记结婚。只要愿意来婚礼的,不管认不认识一概都放进来。

这么风风火火办了次婚礼娱乐圈也是围绕着他们的事讨论了好几天。这名声也是好坏参半,名气却意外比以前更高。

小两口生活有滋有味,天天柴米油盐酱醋茶倒也是没过够。保持着新婚夫夫的新鲜感也非常久。

但是他们毕竟是经历地足够多啊,生活对他们不薄也不好。两人对外一致闭口闷声不谈的事两只手加两只脚肯定也数不过来。

有天心血来潮玩了小朋友最爱玩的游戏,互相说一件自己干过对方没干过的事情。事情七七八八五花八门实在要笑死人。也这么一天落下开玩笑前自己要笑个爽的毛病。

就这么过了几十年,两人同天宣布退出娱乐圈。此后就会被各类音乐学校叫去做演讲。他们落下的毛病越来越重。不管说什么之前都会笑场,等笑够了笑爽了才会恢复正经开始演讲内容。同学们都迷迷糊糊摸不清套路。

演讲内容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第二个人定是说不出一样的,不管原来准备的话有没有,掏心窝子的话想讲就讲。

给钟易轩过七十大寿那年,毛不易在说祝福语前还是忍不住笑了,带得原本收好表情的寿星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还笑还笑。

就笑就笑。

*李诞《笑场》开卷语

没头没尾,但我喜欢。

盲狙一个高考江苏卷。
是巨胖的。

【巨胖】人间不值得

#哪有那么多丧心事儿。
#活着就要想的开一点儿。
#毕竟人间不值得。

-

春去秋来日子真快,总算是又浑浑噩噩度过一年。

算不上欣喜也算不上难过,歌照样唱日子照样过。

生活总是难得舒坦。

没什么好怨天尤人的,毕竟要时时刻刻在心里给自己默念上百遍。

人间不值得。

-

我叫毛不易,如果可以的话算得上一个小有名气的原创歌手,就那么一首歌可以称得上是火遍大江南北——《消愁》。

总归是到达过顶峰的人,后来人们总用最高水平来要求我。

真的很难做到,那又不能不做吧,只得埋头苦干。做到心烦气躁以后干脆甩手不做,自顾自捞起一个手机刷微博。

我有个朋友叫李诞,关系还行,但他的生活处事态度实在令我感到佩服,我也希望有天我可以做到他那样。

他说,人间不值得。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哪有那么多的事可以悲伤的。

那是我苦笑着,回忆着过往的痛苦,一边哎呀哎呀地说着那我真希望呢。

-

我遇到了一个小朋友——姑且先这么叫他吧。

他抱着一把吉他,鼻梁上架着一副圆溜的黑眼镜,紧张时候还有咬下嘴唇的习惯。

他叫钟易轩。

反正我真的很喜欢他,非常非常喜欢他,不管见没见面都想问他喜不喜欢我爱不爱我想不想我的那种喜欢。

每次都收获一句滚真的没什么。

反正人间可能也就这么一趟了,不尽兴点实在说不过去。

我现在好像明白人间不值得了。

-

小孩儿同意跟我在一起了。

即使他不喜欢我叫他小孩儿我还是会这么叫,他明明就是小孩儿。

那时候他还是一个没名没气的小男孩,软磨硬泡要我去帮他报名参加《明日之子》海选。

行呗那就去呗。

我还顺手给自己报了名。还是被节目组以给新人一个机会给退回了。

小孩儿得了个不上不下的名次,也处在不温不火当中。

他那时候抱着我的胳膊拼命忍眼泪,最后还是没忍住啪嗒啪嗒掉到我的手臂上。

“你说他们为什么不喜欢我啊,我明明这么努力…”

我就一下一下擦着他的眼泪,整个搂进怀里。

“别哭了轩轩,别以悲伤面对生活,毕竟人间不值得。”

-

他的心情总算是调整过来了,我倒也乐于在这种环境中生活。

以往伤感和惨痛过往似乎真的被钟易轩治愈了,看来真的是小王子啊。

这么好的人当然不能被别人拐跑了。

在他整二十的时候半哄半骗去了荷兰领了结婚证。

在荷兰甜蜜蜜度了一个月蜜月真是人生中最幸福最舒坦的日子了。左有佳人右有酒的,生活别提多滋润。

等回国才想起那些问题——媒体,粉丝,亲戚。

值得庆幸的是我父母和他父母都支持,那么剩下的都没那么重要了。

我们还是选择了公开。

铺天盖地的辱骂声嘲笑声一并向我们袭来,少数几声支持也全数被淹没。

我们过自己的生活,没什么好不开心的。

人间不值得。

-

我们在娱乐圈算是彻底的销声匿迹了。

现在他也三十岁了老大不小了,我嘛比他还要大上一点儿。换了个艺名躲在家里做幕后,有时间还能一起去出个游,怀念怀念当时的蜜月。

哪有那么多伤悲可以想的念的。

真的,人间不值得。

Fin.

算得上是帮各位敞开一下心扉。
小料要了解一下嘛。

【巨胖】你丫好烦 上

#你丫好烦三十题。
#写不完了分了上下。
#每段都非常的短。

1、不小心听到恋人在自慰时叫了自己的名字。

*

一切都跟往常一样。

毛不易一手拿着刚谱写好的曲一手拿着家门钥匙,背上是一把极大的吉他。

好容易才把吉他安稳地放在书房里,返回客厅从包里翻出小王子要的王子饼干——据小王子说说,王子就要吃王子饼干。

等等好像有什么跟往常不一样。

他飞扑上来的小王子呢?被饼干吃了吗?

毛不易的拖鞋一蹭地往卧室走,手刚落在禁闭的门把手上就没了动作。

他隐约能听见日思夜想熟悉的声音正发出低声的喘息,还夹杂着几声自己的名字。

那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呢,还是进去帮帮他吧。

毛不易停住的手往下用劲。

2、模仿电影里的高端动作。

*

“毛不易——毛——不易——!”

钟易轩的声音喊的老大,颇有把房屋的顶也给喊破的气势。毛不易只得从自己的临时搭建的小创房中出来,倚在门上懒洋洋问着干什么呀。

钟易轩一只手举过头顶一只手放在胸前,嘴里念叨着嗖嗖嗖。

“看我钟蜘蛛侠!帅不帅!”

毛不易也不夸,走到他面前把两只手从空中拉下来在身体两侧放好,把对方的身躯全部藏进自己怀里。

“毛大白一直陪着钟蜘蛛侠。”

3、杀人现场一样的房间。

*

毛不易在进房间的时候神情明显由愉悦到惊恐。

房间内是一片的红色,墙上零星按了几个血手印,由于被窗帘遮盖显得格外昏暗。实在是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视线落到了躺在地上的爱人身上。

钟易轩胸前插了把刀,原本洁净的白衬衫此时被血染的通红。

毛不易蹲下身,把耳朵凑到钟易轩微微一张一合的嘴边。

他说,你要活着,不然我代表王子消灭你。

钟易轩躺在血泊中闭上了眼。

毛不易拉起他的手凑到自己的唇边印下一个无力的吻,又凑到唇边亲了又亲。

“起来吧轩轩,过瘾了吗?而且刀插在心脏是会马上死的。”

钟易轩带着笑容睁开了眼,双手在地上一撑站了起来。

“哎呀这不是好玩吗。”

4、厨房战争。

*

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今天毛不易非要吃蛋糕,奶油加水果,还是亲手做的那种。

钟易轩的白眼翻上了天,实在经不住毛不易的软磨硬泡,认命往厨房里走去。

完了,奶油又洒了。

OMG,水果又切的歪七扭八了。

好在钟易轩还没正式动手前毛不易冲了进来,及时制止一场悲剧的发生。

反正最后歪七扭八的水果全部进了两人的肚子,笑成一团的两人脸上全是白奶油,谁也没提出先去洗掉。

也不知道钟易轩的洁癖怎么就治好了。

虽然最后蛋糕还没吃着。

5、梦话。

*

毛不易发现钟易轩居然会说梦话。

“小王子是宇宙无敌厉害的人!”

“今天会不会有更多人喜欢我呢嘻嘻嘻。”

“哎呀毛不易…”

“毛不易…”

“我爱你的…”

钟易轩发现毛不易居然会说梦话。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呀。”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巨星的!”

“巨星赚来的钱都给小王子花…”

“钟易轩…”

“你爱不爱我呀…”

6、做爱时要不要关灯。

*

他们围绕这个问题已经争论很久了。

钟易轩一定要说开灯的氛围就少了一半了,每次灯刚被按开就被钟易轩啪一声关掉,瞪着完全没有威慑力的湿漉漉的眼睛。

毛不易喜欢开灯,他觉得这样就能更好的看着他的爱人,每一个状态他都想知道都想记在心底。

用很多年来证明,开不开灯的区别其实并不大。

他们黏糊糊的身躯交织在一起时,身体上的是对方,心里想的是对方,那灯光实在是起不到大作用。

虽然他们每次做完后还是会围绕这个话题拌几句嘴。

7、被透剧。

*

“真的毛不易你别再说了我要打你了。”

毛不易在给钟易轩说《唐人街探案2》的剧情,正说到兴头上被喊了停。毛不易委屈,毛不易还想说。

到嘴边的话被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最终毛不易被钟易轩以一个吻妥协。

作为赎罪陪着他又去电影院看了一遍。出电影院门前,钟易轩牵着毛不易的手低声说了一句。

“立刻有。”

8、拖延症。(出版社老板×作家)

*

毛不易翻阅着只有三十面的文档什么也说不出口,如鲠在喉。

一旁的小孩低着头站着,认错的态度倒是十分端正。几次欲开口后终于嘟囔着说出了憋着心里的话。

“这不是…王子要去拯救公主的嘛。”

毛不易一听他这么说心里就八九不离十,还什么救公主,不就是拖延症犯了吗。

钟易轩悄悄抬起一点头去看毛不易的反应,看他没有生气的样子提起来的心放下了百分之九十九。

“那就加紧写吧。”

毛不易看钟易轩小心翼翼的样子实在喜欢地不行,也不能狠下心来骂他一顿,只得最后补上一句增加点气势。

“快点写!”

9、夏天被独占的电风扇。

*

演播厅一向是比较舒适的,只是这次中央空调突然的损坏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这能怎么办?靠电风扇过日子咯。

中场休息的时候毛不易一个箭步冲到电风扇面前,以令人吃惊的奔跑速度轻松占据一个风扇。

钟易轩跟前辈说了两句话一下台就看到所有的电扇面前都有人了。

好嘛,又不能跟女生挤,又不好意思跟前辈挤,那不只剩下毛不易了?

毛不易倒也没有直接让电扇的一半给钟易轩,反倒是带上一个笑容,凑到钟易轩耳边说了句你亲我一下我就全部让给你。

钟易轩当场就伸出手打了毛不易。

最终去厕所解决了吻的问题,电扇自然而来就是钟易轩一个人的。其实那时候毛不易就是给钟易轩抢的电扇。

10、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被偷吃。

*

毛不易放在冰箱里的蛋糕不见了。

甚至都不用推理就能想到是谁偷偷开了冰箱吃了蛋糕。

“易轩啊…是谁说不要吃蛋糕的呢?”

毛不易轻声走进房间刚好瞥见钟易轩把最后一块蛋糕塞进嘴里,手上正忙着处理被粘上了奶油的蛋糕盒。

“我没有!”

由于心虚钟易轩的声音都拔高了,手上的盒子快速往地上一扔。

“哎呀要吃就吃嘛,再胖我也喜欢你。”

11、人作死就会死。

*

真的是不作不死。对此钟易轩得到了深刻的认识。

钟易轩在街上溜达的时候偶尔瞥两眼橱窗里的衣服,直到看到了一件校服。

真的太符合他的气质了他需要买下来。

当天晚上钟易轩就换上了校服到毛不易面前晃悠,东走走西走走,累了就躺进毛不易的怀里,捞起一只手抱着。

其实没什么不一样的,如果他没穿这身衣服的话。

“毛不易我好累…毛不易?!你快放我下来!别扒拉我衣服!”

12、在衣柜里翻出女装。

*

毛不易手里拿着一条裙子站在钟易轩的面前,什么也不说只是忍着笑意看他。

一条绿色的裙子,小碎花儿那种。

钟易轩脸上一片潮红,上前一步就想去把裙子抢过来。毛不易怎么会让他拿到,一个侧身把裙子转了一百八十度又把扑过来的小孩揽在怀里。

“没想到易轩喜欢的是这种风格啊。”

钟易轩已经没脸从毛不易怀里起来了,只能把头埋在胸口摇了摇。

反正最后裙子因为太脏给扔了。

13、破廉耻的春梦。(学生时代上铺×下铺)

*

毛不易是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做了不敢启齿的梦的。

更何况做梦对象还是他的上铺兄弟。

可明明只把他当兄弟的呀,只想和他一起打游戏,一起吃饭,一起聊女生。

其实…想吻他。

毛不易只得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在眯一觉。

14、连续十次平局。

*

“毛逼——来不来玩游戏——”

钟易轩跳到毛不易的面前挡住看电视的目光,伸出只拳头作势要开始一轮紧张刺激的石头剪刀布。

那总得玩嘛。

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毛不易两根手指钟易轩也两根手指,钟易轩一个拳头毛不易一也一个拳头。

“怎么回事?”

在第十次同时伸出一个布后钟易轩坐不住了,从柔软的沙发上站起身来,生气地手叉腰。

“别气别气,你这不是我心中的小恶魔嘛,当然能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呀。”

15、猎奇的手机铃声。

*

“啊啊啊噢!啊啊啊啊噢哎!…”

还在睡梦中的毛不易突然起身,啪一下按掉了还在响的手机。把被子一扯转身抱回钟易轩又睡了一觉。

等到最热的时候被子里的两坨终于动了动,钟易轩半睁开眼睛揉了一下已经完全失去造型的头发,迷糊间捞起了床头的手机,看到了十四点的同时看到了一个未接电话。

他的老板的。

钟易轩一脚就把毛不易踹了起来。按亮手机屏幕放到毛不易面前。

那时候毛不易迷迷糊糊的什么都没看清就回了声什么呀。抬头看到钟易轩的表情才睁大眼睛去看屏幕。

完犊子了。

“早上那首忐忑不会是手机铃声吧…”

毛不易这才回忆起早上完全自主的动作,小心翼翼问到。

钟易轩理直气壮的点点头。

还是赶紧起床赶公司吧!毛不易一边说着好话一边帮钟易轩套衣服,随手捞起两人的手机出了门。

TBC.

久姽工作室了解一下。
(((还有那个我出1.5W↑↓小料有没有人要。

【巨胖】幸会酒鬼

#是给久姽工作室的宣传
#非常非常的短。非常非常ooc。
#艾特两位老师 @Am_钟久  @袅袅姽婳

毛不易偶然间发现了一个工作室。

很好是巨胖圈的工作室。

身为巨胖圈隐藏的扛把子自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切了小号就进入了该群聊。

是刚建起来的工作室,一共就凄凄惨惨三个人。

呀…怎么就这么点人。

毛不易在LOFTER是一个不产只给太太们点小红心的人,偶尔心血来潮还会留下一两句评论。

总之就是一个关注了无数巨胖圈太太粉丝为zero的小透明。

不出三天已经和三位混熟了。

在膜拜完钟久老师和姽婳老师的文章后,又经过书书的一再鼓励下,这位粉圈大佬终于开始动笔了。

其实毛不易也没想到有这么多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的,粉丝数也蹭蹭蹭往上窜,也许因为故事都非常真实。

从此巨胖圈多了一位太太——毛才不困难。

经过咱们的不困难老师一番推销后,工作室终于在慢慢悠悠的增长中过了10个人。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工作室又迎来了一位太太——钟不是恶魔。

等等你们真的不是cp吗???

钟久老师盯着两位太太的聊天选择沉默,姽婳老师选择闭屏继续写文,书书决定还是去刷两位太太的文。

钟不是恶魔:哇是不困难老师!老师你写的文真的好好看。

恶魔老师是毛不易最喜欢的作者之一,只要有时间刷LOFTER就会去翻老师有没有发新文…虽然老师发文速度真的慢死了。

毛才不困难:哎呀哪有这么好呀,恶魔老师的文才好看呢。

钟不是恶魔:也没有那么好看啦。

久/姽/书:老师们的商业互吹我不是很懂。


毛不易扩了恶魔老师,他真是太开心啦。

没过几天他就感觉不太妙。

钟易轩来找他的小号头像怎么跟恶魔老师一样???

戳开主页。

………。

好呢恶魔老师。


毛不易切号私戳了恶魔老师。

毛才不困难:钟易轩你爱不爱我呀。

正在LOFTER看文的钟易轩收到微信的时候明显身体一僵,转到微信界面颤巍巍打字。

钟不是恶魔:不困难老师在说什么呢。

毛才不困难:钟易轩我毛不易。

钟易轩就差内心mmp了。

毛才不困难:那恶魔老师要不要跟不困难老师在一起呢?

钟不是恶魔:那就勉为其难答应吧。


钟久:什么他们是真主?

姽婳:什么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书书:什么神仙工作室?

Fin.

那什么来我们工作室呀。
欢迎你来找到爱情(?)
链接不行的话私戳我们三位都可以!

久姽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