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变态。

啥cp都搞。爬墙迅速。

【巨胖】心之所傲

#军人AU。
#是没有很虐的BE…?
#萦绕我写不下去了。
#千万千万千万别上升真人!

-

你因保家卫国而死。

我因守你承诺而活。

-

钟易轩站在毛不易被盖上白布的尸体前一动不动,他该留的泪水已经流干了,只剩下内心的一大块谁也无法弥补的空白。

钟易轩的军人爱人,终究是为国捐躯了。

钟易轩目送着被白布包裹的身躯进入火化室,终究是绷不住人前装模作样的无畏情绪,一下子倒在地上。

-

毛不易和钟易轩是在大学时期认识的。那时候他们住在同一个宿舍,每天吃吃喝喝睡睡,空闲时期围坐在一起打盘游戏,生活别提有多滋润。

他们也是大学时期在一起的,没有什么玫瑰花蜡烛海的套路,那时候毛不易手里握了把狗尾草递给钟易轩,轻描淡写地问到,“小孩儿,愿意跟我在一起吗?”钟易轩接过那把狗尾巴摇了一下嘴里吐出一声嘁,最终还是在嫌弃的语言中同意了。

他们有足够幸运的。大学刚毕业工作那阵国家同性恋合法,毛不易领着钟易轩就去民政局领了证。出了局门毛不易又问了那个百问不厌的问题——爱不爱我?

钟易轩瞥了爱人一眼,用平时如出一辙的语气回了一个滚字。

“滚了你也是我合法爱人啦!”

-

一个月后,毛不易工作的公司组织了一场为期十天军队训练活动。正值新婚期的人儿一分一秒都不想分开,但为了前途着想,这几天不得不去。

毛不易临走的前一天跟钟易轩干了个天翻地覆。早上恋恋不舍地吻了熟睡中的人的额头,悄悄托着行李箱关上家门。

毛不易由于出色的策划能力被军队选中了。

要放到以前,毛不易是很愿意为国家献出绵薄之力的,可现在家里有了个让自己牵挂和放不下的人儿啊。

毛不易回到家中,跟钟易轩面对面盘腿坐下,深吸了好几口氧气才慢慢说出事情。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对面的钟易轩僵在原地。

扑上来也就是一瞬间的事。钟易轩搂着毛不易的脖子说了无数遍我不想让你去,头发蹭地脖子这块直痒痒,但他笑不出来。

临睡前钟易轩窝在毛不易的怀里,用自认为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嘀咕,他说,“我就是自私,我不想让你死。”但是毛不易听见了,他说不出话。

-

毛不易还是去了当了兵。虽说策划这个事不用上场打仗,谁也说不准某天有人冲进房间一把刀捅进心脏。

每次出门前毛不易都会握着钟易轩的手,叮嘱好几遍——如果我死在战场上,你也要好好活——每次钟易轩都打他。

临别前照例有个绵长的吻,把一切爱意和承诺以及担心和恋恋不舍都一并揉到一起倾注在这个吻里。

-

毛不易最担心的事在最后一次为国家出谋划策的时候发生了。

他去给总指挥送策划纸的时候不幸被子弹打中,死在途中。

钟易轩没等来毛不易温暖的身躯,只有一张冷冰冰的纸落到他手上。

钟易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停尸间的,他看着自己爱人熟悉的脸庞和胸口前被血染红了一片迷彩服眼泪簌簌簌直掉。他一遍遍亲吻已经冰冷的嘴唇,手掌隔着衣服抚摸被子弹打穿的胸口,他甚至没注意到衣服口袋里鲜红的一封信。

那年他们才30岁。

-

那信还是别人给他的。

上面没几个字。还是老套的话语。

易轩啊,要是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活。

-

钟易轩在门口遛弯,跟坐在树下的老太太们唠了会磕撑着椅子背起身回到家中。他已经独自一个人生活50年了。

那时候他想过自杀和毛不易一块儿走,但他想完成毛不易最终的希望——他要好好活。

钟易轩躺在床上,眼睛已经控制不住的合上了。

不易啊,我的爱人我的骄傲,久等了我来陪你了,我可有好好的遵守你的承诺啊。

我想你,也爱你。

-

天堂他们再相聚。

Fin.

我是真的喜欢这篇…虽然热度非常低。

评论(6)

热度(21)

  1. 久姽工作室斯文变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