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变态。

啥cp都搞。爬墙迅速。

【巨胖】你丫好烦 上

#你丫好烦三十题。
#写不完了分了上下。
#每段都非常的短。

1、不小心听到恋人在自慰时叫了自己的名字。

*

一切都跟往常一样。

毛不易一手拿着刚谱写好的曲一手拿着家门钥匙,背上是一把极大的吉他。

好容易才把吉他安稳地放在书房里,返回客厅从包里翻出小王子要的王子饼干——据小王子说说,王子就要吃王子饼干。

等等好像有什么跟往常不一样。

他飞扑上来的小王子呢?被饼干吃了吗?

毛不易的拖鞋一蹭地往卧室走,手刚落在禁闭的门把手上就没了动作。

他隐约能听见日思夜想熟悉的声音正发出低声的喘息,还夹杂着几声自己的名字。

那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呢,还是进去帮帮他吧。

毛不易停住的手往下用劲。

2、模仿电影里的高端动作。

*

“毛不易——毛——不易——!”

钟易轩的声音喊的老大,颇有把房屋的顶也给喊破的气势。毛不易只得从自己的临时搭建的小创房中出来,倚在门上懒洋洋问着干什么呀。

钟易轩一只手举过头顶一只手放在胸前,嘴里念叨着嗖嗖嗖。

“看我钟蜘蛛侠!帅不帅!”

毛不易也不夸,走到他面前把两只手从空中拉下来在身体两侧放好,把对方的身躯全部藏进自己怀里。

“毛大白一直陪着钟蜘蛛侠。”

3、杀人现场一样的房间。

*

毛不易在进房间的时候神情明显由愉悦到惊恐。

房间内是一片的红色,墙上零星按了几个血手印,由于被窗帘遮盖显得格外昏暗。实在是有些令人毛骨悚然。

视线落到了躺在地上的爱人身上。

钟易轩胸前插了把刀,原本洁净的白衬衫此时被血染的通红。

毛不易蹲下身,把耳朵凑到钟易轩微微一张一合的嘴边。

他说,你要活着,不然我代表王子消灭你。

钟易轩躺在血泊中闭上了眼。

毛不易拉起他的手凑到自己的唇边印下一个无力的吻,又凑到唇边亲了又亲。

“起来吧轩轩,过瘾了吗?而且刀插在心脏是会马上死的。”

钟易轩带着笑容睁开了眼,双手在地上一撑站了起来。

“哎呀这不是好玩吗。”

4、厨房战争。

*

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今天毛不易非要吃蛋糕,奶油加水果,还是亲手做的那种。

钟易轩的白眼翻上了天,实在经不住毛不易的软磨硬泡,认命往厨房里走去。

完了,奶油又洒了。

OMG,水果又切的歪七扭八了。

好在钟易轩还没正式动手前毛不易冲了进来,及时制止一场悲剧的发生。

反正最后歪七扭八的水果全部进了两人的肚子,笑成一团的两人脸上全是白奶油,谁也没提出先去洗掉。

也不知道钟易轩的洁癖怎么就治好了。

虽然最后蛋糕还没吃着。

5、梦话。

*

毛不易发现钟易轩居然会说梦话。

“小王子是宇宙无敌厉害的人!”

“今天会不会有更多人喜欢我呢嘻嘻嘻。”

“哎呀毛不易…”

“毛不易…”

“我爱你的…”

钟易轩发现毛不易居然会说梦话。

“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好呀。”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成为巨星的!”

“巨星赚来的钱都给小王子花…”

“钟易轩…”

“你爱不爱我呀…”

6、做爱时要不要关灯。

*

他们围绕这个问题已经争论很久了。

钟易轩一定要说开灯的氛围就少了一半了,每次灯刚被按开就被钟易轩啪一声关掉,瞪着完全没有威慑力的湿漉漉的眼睛。

毛不易喜欢开灯,他觉得这样就能更好的看着他的爱人,每一个状态他都想知道都想记在心底。

用很多年来证明,开不开灯的区别其实并不大。

他们黏糊糊的身躯交织在一起时,身体上的是对方,心里想的是对方,那灯光实在是起不到大作用。

虽然他们每次做完后还是会围绕这个话题拌几句嘴。

7、被透剧。

*

“真的毛不易你别再说了我要打你了。”

毛不易在给钟易轩说《唐人街探案2》的剧情,正说到兴头上被喊了停。毛不易委屈,毛不易还想说。

到嘴边的话被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最终毛不易被钟易轩以一个吻妥协。

作为赎罪陪着他又去电影院看了一遍。出电影院门前,钟易轩牵着毛不易的手低声说了一句。

“立刻有。”

8、拖延症。(出版社老板×作家)

*

毛不易翻阅着只有三十面的文档什么也说不出口,如鲠在喉。

一旁的小孩低着头站着,认错的态度倒是十分端正。几次欲开口后终于嘟囔着说出了憋着心里的话。

“这不是…王子要去拯救公主的嘛。”

毛不易一听他这么说心里就八九不离十,还什么救公主,不就是拖延症犯了吗。

钟易轩悄悄抬起一点头去看毛不易的反应,看他没有生气的样子提起来的心放下了百分之九十九。

“那就加紧写吧。”

毛不易看钟易轩小心翼翼的样子实在喜欢地不行,也不能狠下心来骂他一顿,只得最后补上一句增加点气势。

“快点写!”

9、夏天被独占的电风扇。

*

演播厅一向是比较舒适的,只是这次中央空调突然的损坏在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这能怎么办?靠电风扇过日子咯。

中场休息的时候毛不易一个箭步冲到电风扇面前,以令人吃惊的奔跑速度轻松占据一个风扇。

钟易轩跟前辈说了两句话一下台就看到所有的电扇面前都有人了。

好嘛,又不能跟女生挤,又不好意思跟前辈挤,那不只剩下毛不易了?

毛不易倒也没有直接让电扇的一半给钟易轩,反倒是带上一个笑容,凑到钟易轩耳边说了句你亲我一下我就全部让给你。

钟易轩当场就伸出手打了毛不易。

最终去厕所解决了吻的问题,电扇自然而来就是钟易轩一个人的。其实那时候毛不易就是给钟易轩抢的电扇。

10、放在冰箱里的食物被偷吃。

*

毛不易放在冰箱里的蛋糕不见了。

甚至都不用推理就能想到是谁偷偷开了冰箱吃了蛋糕。

“易轩啊…是谁说不要吃蛋糕的呢?”

毛不易轻声走进房间刚好瞥见钟易轩把最后一块蛋糕塞进嘴里,手上正忙着处理被粘上了奶油的蛋糕盒。

“我没有!”

由于心虚钟易轩的声音都拔高了,手上的盒子快速往地上一扔。

“哎呀要吃就吃嘛,再胖我也喜欢你。”

11、人作死就会死。

*

真的是不作不死。对此钟易轩得到了深刻的认识。

钟易轩在街上溜达的时候偶尔瞥两眼橱窗里的衣服,直到看到了一件校服。

真的太符合他的气质了他需要买下来。

当天晚上钟易轩就换上了校服到毛不易面前晃悠,东走走西走走,累了就躺进毛不易的怀里,捞起一只手抱着。

其实没什么不一样的,如果他没穿这身衣服的话。

“毛不易我好累…毛不易?!你快放我下来!别扒拉我衣服!”

12、在衣柜里翻出女装。

*

毛不易手里拿着一条裙子站在钟易轩的面前,什么也不说只是忍着笑意看他。

一条绿色的裙子,小碎花儿那种。

钟易轩脸上一片潮红,上前一步就想去把裙子抢过来。毛不易怎么会让他拿到,一个侧身把裙子转了一百八十度又把扑过来的小孩揽在怀里。

“没想到易轩喜欢的是这种风格啊。”

钟易轩已经没脸从毛不易怀里起来了,只能把头埋在胸口摇了摇。

反正最后裙子因为太脏给扔了。

13、破廉耻的春梦。(学生时代上铺×下铺)

*

毛不易是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做了不敢启齿的梦的。

更何况做梦对象还是他的上铺兄弟。

可明明只把他当兄弟的呀,只想和他一起打游戏,一起吃饭,一起聊女生。

其实…想吻他。

毛不易只得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在眯一觉。

14、连续十次平局。

*

“毛逼——来不来玩游戏——”

钟易轩跳到毛不易的面前挡住看电视的目光,伸出只拳头作势要开始一轮紧张刺激的石头剪刀布。

那总得玩嘛。

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毛不易两根手指钟易轩也两根手指,钟易轩一个拳头毛不易一也一个拳头。

“怎么回事?”

在第十次同时伸出一个布后钟易轩坐不住了,从柔软的沙发上站起身来,生气地手叉腰。

“别气别气,你这不是我心中的小恶魔嘛,当然能知道你想的是什么呀。”

15、猎奇的手机铃声。

*

“啊啊啊噢!啊啊啊啊噢哎!…”

还在睡梦中的毛不易突然起身,啪一下按掉了还在响的手机。把被子一扯转身抱回钟易轩又睡了一觉。

等到最热的时候被子里的两坨终于动了动,钟易轩半睁开眼睛揉了一下已经完全失去造型的头发,迷糊间捞起了床头的手机,看到了十四点的同时看到了一个未接电话。

他的老板的。

钟易轩一脚就把毛不易踹了起来。按亮手机屏幕放到毛不易面前。

那时候毛不易迷迷糊糊的什么都没看清就回了声什么呀。抬头看到钟易轩的表情才睁大眼睛去看屏幕。

完犊子了。

“早上那首忐忑不会是手机铃声吧…”

毛不易这才回忆起早上完全自主的动作,小心翼翼问到。

钟易轩理直气壮的点点头。

还是赶紧起床赶公司吧!毛不易一边说着好话一边帮钟易轩套衣服,随手捞起两人的手机出了门。

TBC.

久姽工作室了解一下。
(((还有那个我出1.5W↑↓小料有没有人要。

评论(6)

热度(52)

  1. 久姽工作室斯文变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