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变态。

啥cp都搞。爬墙迅速。

【巨胖】岁月红线

#小料鸽了对不起。

-

幼年与童年。

毛不易家门前有颗枇杷树,钟易轩家门前也有颗枇杷树。毛不易喜欢爬树摘枇杷,钟易轩喜欢等在树下接到一箩筐枇杷。那是是同一颗枇杷树。

少年的友谊总是很快建立起来,即使只是通过一颗小小的枇杷。

有一天小钟易轩的父母都不在,家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小毛不易看着小钟易轩在角落里把自己缩成一团就差眼泪流出来的样子没忍心就带了回家。

毛不易的父母很喜欢小钟易轩,看起来白白软软的非常可爱。小钟易轩的嘴很甜,吃了一顿饭就让小毛不易有了被遗弃的危机感。

但着并不妨碍小毛不易钟易轩的友情。这么搞了一出后,两家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不仅两个小孩儿会串门吃饭,有时一家懒得做饭就去另一家蹭饭。

等他们稍微大了一点儿以后就被父母领着去逛了集市。虽说家里的饭菜和门前的枇杷很好吃,但这些没见过的新奇零食还是让他们觉得好奇,尝了这个也好吃,尝了那个也好吃。

那时候农村里的小学还没建立起来,农村人也没有读硕士博士就有出息的概念,农活干得好就会被夸奖。

小毛不易和小钟易轩第一次下地干活是在一个火辣辣的上午,气温直逼四十度。两个小面团手里拿着一小把水稻,脚全部陷进泥土里,拔都拔不出来,然后指着对方满是泥的脸哈哈大笑。

反正小毛不易没黑多少,小钟易轩倒是黑了个八度。

无忧无虑的农村童年还没享受够就收到了房子拆迁的消息。幸亏他们的运气足够好的,抽个小区门号还能抽到对门。

两个小孩儿不得不去上学了。

都是小生日,晚上一年学的关系也不是很大。两人倒没有当班级头头的念想,只想跟全班处好关系。

小学懵懵懂懂刚刚知道了爱情,以为看到一个好看的小男孩小女孩就是爱情的到来,以至于钟易轩收到了好多份字歪七扭八的情书,看得毛不易吃醋,小声嘟囔。

“我怎么没有情书。”

还能咋办,哄呗。

-

少年与青年。

初中是最需要拼命的阶段。两个小孩儿…少年收起往日的嬉皮笑脸,竟能安静地坐在一起翻翻书做做题。

那也是不可能的呢。

没学习个几分钟钟易轩就开始闹毛不易,东戳戳西问问,要是毛不易不理他就整个人挂到他身上去。

“猫比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还拖长音,颇有理不直气也壮的气势。

毛不易只得放下手中的书,两只手握住钟易轩垂在自己胸前的手。

“喜欢啊,最喜欢轩轩了——!”

还模仿他拖长音。

虽然他们每天这么闹吧,但成绩就是不掉下来,班级一二的位置轮换着坐。人也长得好看——如果一个再瘦一点,一个再白一点就完美啦!

中考还算顺利,没有什么悬念去了全省最好的一中。一个寝,上下铺。关系好得令同寝的人都嫉妒。

“天天天天腻腻歪歪,干脆你们结婚算了。”

“哎呀那要看我媳妇儿的意见。”

室友亲眼目睹了大型家暴现场。室友的白眼都快翻上天了,单身狗不想跟他们多计较。

钟易轩又收到了好多封情书。跟小学的完全无厘头不一样,这封封真情实感,不接受都有点说不过去了。

为了有更好的解决办法,钟易轩去问了问毛不易该怎么办。

“是不是要选一个试试啊?”

“试什么试,有什么好试的,反正都得掰。”

“可这个…”

“不准试!”

不试就不试呗,那么凶干嘛。钟易轩把情书又一封封叠好装回信封里,码整齐手里一拿就想走。

“你还想收着吗?”

“别人的心血难道我就扔掉了?”

钟易轩手上的情书掉了一地,嘴唇被啃了个通红。毕竟现在时代这么开放,喜欢同性确实没有让钟易轩很惊讶,只是被毛不易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呆呆站在原地一动都不敢动。

不管过程有多么的突如其来与惊心动魄,反正两人的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你瞒我瞒大家瞒,这一瞒就瞒了三年,他们该毕业了。

大学也考进了同一所学校,也不知道是什么丘比特的缘分。毛不易去了声乐专业,钟易轩去了器乐专业。

本来一切安好无事发生,唱唱歌弹弹琴还能偷摸着谈个恋爱生活多姿多彩。他们在楼梯口打啵被德育处主任撞见了。

大学恋爱是常事,所有老师睁眼闭眼也就随他们去了。但毕竟老师的思想还没这么开放,两个男生在大庭广众之下打kiss实在有失脸面。

后果就是他们的家长知道了。两青年进门什么都不说就牵着手扑通往地上跪。两家父母的火气也就“哗啦”被水扑灭了一大半。

农村出来的父母更不可能能接受两个男人在一起的事实,即使跪下也实在消不光怒气,拿来一打报纸卷好就往两人背上甩。

毛妈一边大一边骂,恨铁不成钢,一边里面还带着实在心疼的哭腔。钟妈已经打不动了,报纸一扔就流眼泪。

“妈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妈你就同意了吧…妈…妈你别哭了…妈…”

“妈你打我吧…妈你别哭…妈你打我我还能好受点…”

毛不易劝,钟易轩也劝,最后两个妈妈哭累了在各自丈夫怀里不动了。两个爸爸叹了口气,挥了挥手随他们去了。

-

壮年与中年。

他们去荷兰领了结婚证。婚礼没邀请多少人,双方父母和一些至交好友。结束了不算太隆重的婚礼又在荷兰度了一个月的蜜月后才舍得回来。

关于养儿子还是养女儿他们讨论了很久。养儿子比较方便,可以放养式管理,女儿就要时时刻刻伺候好。

“但是女儿比较可爱!”

最后也没能讨论出结果来,奔向孤儿院喜欢哪个就领养哪个吧!

最后他们男孩儿和女孩儿各领养了一个。两人刚踏进院子里就看到一个小男孩在爬树,爬到最高摘了最大最红的苹果,又哼哧哼哧爬下来,灰头土脸把苹果递给底下等着的小女孩手上。

毛不易知道钟易轩一定会对这两个小小孩儿动心的,这就是他们两个小时候的翻版啊!所以当钟易轩扯着毛不易的衣角说,“这两个都要了好不好!”,毛不易立马就答应了。

两个孩子都比较乖,不爱闹,这也给第一次当爸爸的毛不易和钟易轩减轻了不少负担。女孩儿小名叫苹果,男孩儿小名叫枇杷,虽然他们都抗议过,抗议无效!

枇杷在高中的时候就领了一个男孩子回家,嘻嘻哈哈跟他的两个爸爸说,“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我男朋友!”接着笑成一团。

钟易轩和毛不易都知道,那是真动了心了。大学领回家时十有八九还是这个男孩儿。

枇杷:???料事如神。

苹果在大学的时候规规矩矩领了一个男孩子回家,不高不帅还没钱。毛不易和钟易轩什么都没说,只是淡淡说了句,“你自己喜欢就好啦。”

-

老年。

枇杷和他对象去了荷兰结婚,跟他老爸同一地点举行的婚礼。还领着小对象去度了一个月的蜜月。又去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女儿。

钟易轩听说后就指着毛不易,“看都是你跟儿子乱说吧!现在开始走我们的老路了一点都不高贵!”

毛不易把钟易轩揽到怀里,低头在他脑门上印了一个吻。

“现在小年轻的想法很多的,不要担心。而且事实证明我们的老路很成功不是吗。”

毛不易还感到不过瘾,索要了一个温情且绵长的吻。

苹果也结婚了。她老公创了一家企业,结果大获成功,事业稳定后就给苹果一个盛大的婚礼。不过两年苹果的孩子也出生了,白白胖胖的大孙子。

两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摇椅上手牵着手,相对瘦小的一个靠着另一个的肩上。他们什么都没说,只是毛不易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钟易轩的背。

“猫比,你说你要是先走了我一个人怎么生活下去啊…”

“说什么丧气话呢…放心吧我一定在你之后走。”

“可万一…”

“不许万一!”

一如上高中时期的霸道且蛮不讲理。钟易轩也不搭话了,往毛不易的怀里缩了缩。

夕阳把他们依偎在一起的身影拖得好长好长。

-

岁月如一条红线,丘比特把带着爱情的咒语施展到这跟红线上,幼时把他们牵住咯,就再也分不开咯。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