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变态。

啥cp都搞。爬墙迅速。

《笑场》

未曾开言我先笑场。
笑场完了听我诉一诉衷肠。*

毛不易觉得生活就是跟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二十几岁前的那段时光真是活的黯淡无光,真到了要被生活磨去棱角的时候却又过的丰富多彩。

钟易轩前那么十几岁都过的无忧无虑,偶尔兴致高涨写写小曲儿生活别提多舒坦。后来遇上个生活得极丧的人硬生生把他掰到走上阳光大道的道路上来。

毛不易慢热,见到不熟悉的人总是尽量把自己缩到最角落,捞着个话筒一声不吭。那时候钟易轩就嘲笑他,连给自己增加知名度都不知道。

毛不易不搭话,反而把人儿往怀里一带亲了好几口才满足。

再后来中国同性婚姻合法,毛不易不顾一切阻挠拉着钟易轩去登记结婚。只要愿意来婚礼的,不管认不认识一概都放进来。

这么风风火火办了次婚礼娱乐圈也是围绕着他们的事讨论了好几天。这名声也是好坏参半,名气却意外比以前更高。

小两口生活有滋有味,天天柴米油盐酱醋茶倒也是没过够。保持着新婚夫夫的新鲜感也非常久。

但是他们毕竟是经历地足够多啊,生活对他们不薄也不好。两人对外一致闭口闷声不谈的事两只手加两只脚肯定也数不过来。

有天心血来潮玩了小朋友最爱玩的游戏,互相说一件自己干过对方没干过的事情。事情七七八八五花八门实在要笑死人。也这么一天落下开玩笑前自己要笑个爽的毛病。

就这么过了几十年,两人同天宣布退出娱乐圈。此后就会被各类音乐学校叫去做演讲。他们落下的毛病越来越重。不管说什么之前都会笑场,等笑够了笑爽了才会恢复正经开始演讲内容。同学们都迷迷糊糊摸不清套路。

演讲内容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第二个人定是说不出一样的,不管原来准备的话有没有,掏心窝子的话想讲就讲。

给钟易轩过七十大寿那年,毛不易在说祝福语前还是忍不住笑了,带得原本收好表情的寿星也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还笑还笑。

就笑就笑。

*李诞《笑场》开卷语

没头没尾,但我喜欢。

评论

热度(9)